家属提供的图片显示
2020-01-24 10:1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洪先生还表示,出站口的地板厚度图纸规定是“600毫米”,但实际搭建的钢筋架只有40厘米,浇灌水泥后,地板的实际厚度应该在50厘米上下。

9月3日,事故发生地b出站口基坑已经回填,而e出站口的基坑正在搭设钢筋。记者从地面上向下看,基坑中有几名工人正在作业,很多钢筋竖立在坑中,工人们在钢筋外围绑上挡板,准备浇灌水泥浆。

记者采访结束离开工地后,黄建清便给记者打来电话称,许志祥要求钢筋班把钢筋间距连夜全部调整到图纸间距,不过这遭到工人们的拒绝。截至昨日晚上8时30分,工地上比平时多了很多人,但工人们仍拒绝连夜赶工。

3日中午3时许,记者接到报料来到地铁9号线深圳湾公园站工地,当时正在下雨,工地大门敞开,门口无人值守,放眼望去,工地上无人作业,周边挡板上到处可见“中建八局”的字样。黄武明本人回忆,他是工地上一名钢筋工,7月3日下午,一些工人在深圳湾公园站b出站口地下基坑中作业,当时钢筋刚竖立着摆放好,还未固定和浇灌水泥,突然发生倒塌,将7名在基坑底部作业的工人砸伤,黄武明伤势最重,头部、手腕及脚部均被砸到,其中手腕是粉碎性骨折。7人中的另一名伤者严先生虽然伤势不重,但至今仍有莫名头晕症状,他也向记者证实了当天钢筋倒塌的情况。

根据伤者家属提供的照片,记者看到,施工现场,坑内倒塌的钢筋和地板上沾满了伤者的血迹,黄武明当时佩戴的黄色安全帽右后脑部位被砸裂,从帽檐部位直至头顶。

许志祥告诉记者,黄建清曾开口要33.7万元的赔偿款,但他的伤残鉴定还未出来,无法确定赔偿金额。许志祥说,从7月3日至今,他清了黄武明所有的医药费,养病期间,黄武明每个月的工资照发。出院之后,许志祥还给黄武明两万元的安定金,“赔偿也要有依据,我要等伤残鉴定报告出来,该多少钱就出多少钱,要按照正常渠道给赔偿”。

黄建清告诉记者,他父亲手部浮肿,基本残废,医生说至少八级伤残,但如今工地上的土建工程就快结束了,他担心工程结束后许志祥会偷偷消失,想要尽快拿到赔偿。

对于洪先生的举报,许志祥显得十分愤怒,他告诉记者:“这帮钢筋工人有意捣乱,现在还没到验收的时候。”许志祥说,如果真如举报人所说的那样,他一定会让洪先生及其手下的钢筋班将间距调回去。

洪先生是整个工地上的钢筋班带班,来深圳湾公园站地铁工地已经近4个月。他告诉记者,施工之初,许志祥便要求他在实际操作时,钢筋的间距要比图纸多出3厘米。在工棚内,洪先生还向记者出示了施工图纸,他指着图纸上不少标注为“100毫米”的地方说,实际操作时,钢筋班都是按照至少13厘米搭设钢筋间距的,钢筋架最终成型时,也有可能是15厘米甚至更多。而一些标注为“200毫米”的地方,施工时钢筋间距则为23厘米以上。

面对黄建清所拍摄的钢筋间距为15厘米的图片,许志祥起初说是钢筋还没有绑好,钢筋顶部撑开了,所以间距比较大。不过后来他又说,钢筋间距图纸上说是多少,现实中就是多少。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一位自称是来工地上转转的黑衣平头男出现在记者旁边,至少三次提醒记者“人生短短几十年,何必如此纠结细节。”还提醒记者“生命可贵”。

黄建清是黄武明的儿子,他告诉记者,江苏通明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承包了整个工地上的土建,父亲在这个工地上做钢筋工并未接受培训,承包方也未为其缴纳社保,双方也未签定劳务合同。7月3日的事故发生后,黄武明被送到南山医院治疗,家属提供的图片显示,当时黄武明头部、胸部有大量鲜血。黄建清说,在做手术前,承包方负责人许志祥当着黄建清的面,要求医生“不要用好药,不要用进口药”,说是那样花费太大了,而这遭到医生的拒绝。不久后,黄武明出院。

记者并未随身携带测量工具,便试图向黄建清借一个皮尺,黄打电话要求身在工棚中的工友带一个到e出站口基坑处。就在等候期间,许志祥戴着红色安全帽走了过来,在查看记者的工作证后,他以工地不允许外人进入为由,要求记者离开。而据黄建清在8月29日上午11时36分拍摄的图片显示,e出站口基坑中的钢筋间距平均为15厘米,而地板上的钢筋架厚度为40厘米。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wlfls.cn河南省焦作市鸵航新洁洗涤服务有限公司 - www.mwlfls.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