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30日内进行
2020-06-10 17:1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辉丰股份控股子公司连云港华通化学有限公司(简称“华通化学”)日前被关停。两位独立消息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华通化学被关停系因被查到偷排废水,公司董事长奚圣虎及高管周海威亦被带走协助调查。

上述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称,华通化学通常有生产就会有废水外运,一天要运5-6车送至盐城银天源制镁有限公司(简称“银天源”),一辆罐车满载达30吨。“督察组3月17日去过银天源进行调查。目前督察组在查华通的发票,查看一共生产了多少吨。”

“修改工艺后出来的这个(氯化钠)盐照理应该按照环保要求,提取出来作为固废,再送到有资质的单位去处理。但现在没有处理,全部融在水里,里面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表示,未经处理的废水中有含高沸点的有机物,致癌的甲苯、甲醇。而含有机废水、有机废盐的排出物都属有害物质。

“华通化学是2016年下半年开始改变环评工艺的,不久后就陆续向外偷偷运出废水。”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介绍,正常情况下,废水需要华通化学先进行处理,水质达标后再经排污管道输送至园区的污水处理厂。“废水除管道输送外其他都是违规的,而华通化学通过外运处理,无疑是没有经过处理进行偷排。”

中国证券报获取的一份举报材料显示,自2016年9月1日起至2017年10月,华通化学购买的叔丁醇钠合计约1400吨。按照正常生产工艺,每吨功夫酸需消耗环化物2000公斤,消耗叔丁醇钠950公斤,产生固废氯化钠580公斤。按上述数据,华通化学购买1400吨叔丁醇钠后,生产过程将产生固废氯化钠约854吨、其他焦油杂质数吨。

据了解,银天源成立于2003年,主要经营范围为氯化镁、硫酸镁、氯化钾、溴素、海水晶制造等。该公司位于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与华通化学隔河相望仅19公里。知情人士称,银天源没有处理废水的资质,其主要协助华通化学进行废水排放。“应该是直接排往附近的灌河。”

上市公司经营业绩或受到影响。辉丰股份在2010年上市后,借助多起收购,公司规模迅速壮大,资产总额由2010年底的18.62亿元增至2016年底的74.5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6.02%;营业收入由2010年的7.92亿元增至2016年的58.4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9.51%。但辉丰股份的净利润增长较为缓慢,从2010年的1.01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1.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仅8.96%。

“对于违法排污,根据情节的严重性及造成的后果,可对企业及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责任人可能入刑。”上述环评人士强调,变更环评手续,要根据项目实际变更的内容和工艺具体判断是否构成重大变更,之后确定是编制环评报告还是请相关环评资质单位出具变更报告或说明。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规定,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发生本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的重大事件,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上市公司应当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前述华通化学人士称,3月21日,接有关部门通知,要求华通化学停产,并切断了公司的生产用电,工人被遣散回家暂时休假。

3月23日早上,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位于灌南县堆沟港镇化学工业园区的华通化学,只见厂区正门紧闭,厂区内生产设备没有生产迹象,蒸汽烟囱也未见蒸汽出现,与周边多家工厂的轰鸣声形成鲜明对照。在记者蹲守过程中,未发现有工人活动。当天下午下班时间,中国证券报记者再次来到华通化学,与周边工厂工人陆续下班不同,华通化学未见有工人进出。当晚七时许,周边工厂已基本亮灯,而华通化学厂区内漆黑一片,仅有门口保安工作间有亮灯。

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称,华通化学修改生产工艺主要是为降低成本。华通化学主要生产功夫酸,公司申报的生产工艺及环评报告中,原材料主要是叔丁醇钾,产生的副产品是氯化钾。“华通化学在2016年下半年擅自改变工艺,将叔丁醇钾变更为叔丁醇钠,产生的固废是氯化钠。”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华通化学被关停的同时,其母公司辉丰股份亦遭遇环保疑云。接近辉丰股份的人士透露,环保督查组3月19日在辉丰股份的华丰工业园厂区的3号车间内开挖寻找违反环保法规的证据,已经挖出部分废渣进行送检。目前辉丰股份已有中层管理人员被带走协助调查。

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文黎照指出,环保问题一旦查实,可能对上市公司的信贷造成影响。“现在(环保方面)的处罚很多与信用结合,已有多部委联合发文,对环境违法行为记入到企业的征信系统。”

除了华通化学遭遇关停外,其母公司辉丰股份亦深陷环保疑云。接近辉丰股份的人士透露,环保督查组3月19日在辉丰股份的华丰工业园厂区的3号车间开挖,共有五台挖掘机和三台钻探机参与作业,且已挖出部分废渣进行送检。

免责声明: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辉丰股份偷排废水、固废等有害物质的事实成立,公司将面临诸多法律问题及经营风险。

据了解,生产功夫酸必须经过加成、环化、皂化和酸化,环节缺一不可。其中,环化反应用叔丁醇钠做原料,反应结束,经过水洗、分层、蒸馏,最后剩下含氯化钠的废水,盐浓度达15%-18%,包含叔丁醇、二甲基甲酰胺、高沸物及焦油等成分。值得注意的是,二甲基甲酰胺在2a类致癌物清单中。另外,氢氧化钾、液碱的价格相差很多。按环评申报的工艺,皂化、酸化过程中,只能是50%的氢氧化钾,不能用液碱。

该人士指出,修改生产工艺后,原料上有成本优势,叔丁醇钠一吨价格不足2万元,而叔丁醇钾(100%)一吨要价为9万多元;废水处理方面,修改生产工艺前,华通化学须把废水中的氯化钾清洗干净。“而偷排,没有水电人工设备等费用开支,只需要运费。”

北京某大型律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表示,就目前的监管环境而言,公司面临的可能是交易所下发监管函。如证实存在不合规事项,公司可能面临行政处罚。“如被给予行政处罚,要看金额大小,对公司后续的‘再融资’可能有一定影响。这涉及是否会严重损害投资人的权益。”

“奚圣虎应该是在3月20日被带走协助调查。环保督察组已经查实华通化学违规修改生产工艺、偷排废水的情况。”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与奚圣虎一同被带走调查的还有华通化学环保负责人周海威和罐车司机。“司机参与了偷排废水,两人大致是在3月19日被带走的。”

华通化学内部人士透露,环保督察组已在华通化学仓库查获一袋25公斤的叔丁醇钠,牛皮纸袋上的标签码显示品名为sdcn,系叔丁醇钠拼音缩写。

截至发稿,针对上述事项,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致电辉丰股份董事长仲汉根、辉丰股份董秘孙永良、辉丰股份董秘办,均未接听电话,而奚圣虎的电话显示“已启用短信呼服务”。记者分别将采访需求以短信形式发至仲汉根、孙永良、奚圣虎等人的手机,同时以微信联系孙永良和奚圣虎,仍未获回应。此外,向辉丰股份披露的公开邮箱发采访函亦未回复。

浙江高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志辉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占公司净利润13%的子公司被关停,将对企业经营、利润产生重大影响,对股价亦会有影响。“尽管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具体到什么标准需要公告,但这个信息将‘影响投资者决策’和‘影响上市证券市场价格’,应予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变更生产工艺,按规定需要重新申报环评。根据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二十四条,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经批准后,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采用的生产工艺或者防治污染、防止生态破坏的措施发生重大变动的,建设单位应当重新报批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汪志辉认为,如果公司被环保部门调查证实有偷排行为,环保部门将予以行政处罚,严重的甚至移交司法机构追究刑事责任。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华通化学相关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奚圣虎被带走调查前,其召集相关人员开紧急会议,商量如何应对环保督察组的检查。要求与会人员届时统一口径,否则后果严重。

3月23日中午时分,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银天源,只见厂门紧闭,厂内不见有员工活动;其建筑年久失修,特别是厂区西面建筑屋顶出现大片损毁。记者沿厂区周围观察,未发现厂内任何生产迹象。在银天源西面通往厂区正门的道路上,堆满大量垃圾,且有一条40公分宽度的墙底洞口靠近厂外的污水沟。

一位从事环评工作的资深人士表示,企业未经批准擅自变更生产原料和工艺,且未进行环保验收投产,未办理环评及验收手续,基本上可定性未批变更项目。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可立即责令企业停产整顿,完善相关环保手续。同时,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可根据违法情节和危害后果,处以建设项目总投资额1%以上5%以下的罚款。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wlfls.cn河南省焦作市鸵航新洁洗涤服务有限公司 - www.mwlfls.cn版权所有